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吧

Author Avatar
琉璃 8月 17, 2018

说实话,这两本书虽然在剧情构思上有一些类似,人设上有一些共鸣,但风格完全不太对啊。《三日间对幸福》所透露出的是在绝望的尽头那一丝平淡的幸福。而《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吧》风格和主旨有了一定的变化。相比起上一部对于爱情的关注,这一部给我更加专注于校园欺凌和家庭暴力的感觉。口味也变的重了起来,书中有对血腥场景的描述。这突变对风格着实惊讶到了我。

剧情相较于上一部,也不再那么容易猜测,总算是有一点悬念了。途中埋下的伏笔倒是感觉有一些不够,毕竟最后那个结局可是妥妥的出人意料啊。最为明显的暗示便是明明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是以前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子。我从这个暗示中也猜不出什么。相比上一部,剧情更加的魔幻,便显得很难打动读者。当然了,男主与青春期孩子还是有一定共鸣的,只是也没有上一部那么强啊。这一部的男主,瑞穗也是比楠木先生更加颓废的样子啊。瑞穗是对未来都不曾抱有希望,对于任何事情都没有热情。

书中还有几个配角,进藤-男主的好友。也是一个对生活毫无热情的人,最后自杀了。进藤曾是瑞穗的精神支柱。看到比自己还颓废的进藤也在努力的活着,瑞穗才勇敢的生活下去。还有一个人便是隔壁的艺大生。文中并没有对艺大生的背景做过多的介绍,只是隐约的提到她和进藤似乎有什么关系。艺大生在作品中是一个推进剧情的人物,总是在关键时候指点男主。她很容易就接受了男主是杀人犯的事情,并为此嘲笑他的处境。但是相较于虚伪的安慰,男主更喜欢这样真实的嘲讽。有时候,心灵鸡汤真的对一些人只能起到反面作用。

剧情的节奏我个人感觉还是有一些奇怪的,前面所讲述的是杀人犯先生和被害人小姐一起杀人的事情。随着细节逐渐的积累,被害人小姐也是发现了杀人犯先生与自己过去的羁绊。杀人犯先生也是逐渐明悟了自己对被害人小姐对情感。在结局,作者一连揭晓两个三个谜题,并以被害人小姐的视角讲述了原本的故事。男主变得对生活毫无兴趣的原因或许有一部分便是被害人小姐的能力所导致的。

但是啊,结果他们还是相遇了。原来的原来,是男主死了。但是现在呐,是杀人犯先生撞死了被害人小姐。他们以令人惊讶的方式相遇。总感觉好巧呢。

比较有意思的是,杀人犯先生带着被害人小姐去买衣服的时候,店家将他们认成兄妹。在杀人犯先生帮助了被害人小姐一段时间后,再一次走进一家店,店家觉得他们是千金大小姐带着自己的侍从。从一开始的关怀,到之后的无条件的帮助,这也是态度的变化吧。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害人小姐发现了杀人犯先生与自己的羁绊呢?是那句咒语吗,‘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吧’。

我印象最深的场景是,杀人犯先生拿着被害人小姐的凶器,那把剪刀。眼神逐渐变的凶残起来,或许被害人小姐身上有着吸引别人欺凌她的气质。“咚”,烟灰缸砸中了杀人犯先生的额头。杀人犯先生的眼神变回了正常。被害人小姐却在那感到愧疚。

我坐到少女的正前方,就像她先前一样,将剪刀举到眼前端详 。本以为刀刃已经磨得像镜子一样亮晶晶的,却也不是这样 。从几公分的距离看去,刀面上有着无数细小的痕迹 。这也难怪,因为重要的是刀尖能不能毫无阻碍地穿破皮肉,磨利其他部分也只会降低刀刃的强度 。我想少女应该只是把最妨碍插人的刀尖的铁锈给磨平了而已——不过剪刀生锈也不过是我想像中的情形罢了 。

「磨得真好…」我自言自语。

听说人一拿起工具,就无法不去想象使用工具的自己,看着这把专门用来杀人的剪刀,我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也想拿起这把剪刀刺人,磨得非常锐利的刀尖,多半会像刺进熟透的果肉一样,轻而易举地刺进肉里

我试着想象。我想拿着这把剪刀刺人,那么我该刺谁好呢?

最先列入候选名单的,终究是坐在隔壁床上的这个心浮气躁、目光始终注视着离开手边的剪刀的少女。

看来这把裁缝剪刀和布偶一样,对她发挥了镇定剂的作用。他本人大概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一旦离开剪刀,就会因为无助而产生动摇,却又不想承认而装作若无其事。看来是这么回事。

失去武器的现在,少女变得几近无力 。我想像着如果当场刺死她,会演变成什么情形 。如果把剪刀插进她那光泽柔和的睡衣缝隙间微微露出的美妙春光上、如果割开她那会发出有如玻璃竖琴一般,纯净怡人的嗓音的喉咙、如果刺进她那几乎没有任何脂肪的光洁的小腹后扭动刀柄旋转。

少女的杀意似乎透过刀传染到我身上来了 。

我把食指伸进握环,转动剪刀 。

少女不耐烦地伸出手说:「还给我 。」

但我没有回应她,脑海里还在回味自己残暴想象带来的快感。

就在我决定她再说两次「还给我」后就还给她时,少女的眼神已经变了 。不,或许应该说是转为混浊了 。

我对这个表情很熟悉,这是她与复仇对象对峙时的表情 。

我突然感受到一阵坚硬的冲击,眼前一白,整个人往后倒在床上 。眉心传来一阵像要裂开似的剧痛 。飘散在脸上的灰尽气味,让我知道自己是被烟灰缸砸中 。左手感觉得出剪刀被抢走 。我担心剪刀在下一瞬间就会对准我,但所幸并未发生这种情形 。

我痛得好一会儿不能动弹,然后坐起上身,拍掉衬衫胸口的灰烬 。我用指尖轻轻摸了摸,想知道额头现在的情形,就摸到一些浓稠的血,但我这两天来已经看血看到腻了,所以也没什么感觉,顶多只因为弄脏手而觉得不快 。我将手指凑到鼻子前,闻了闻这像是铁锈般的气味,然后捡起掉在地上的烟灰缸,放回小桌子上 。

少女背向我,坐在自己的床上 。

刚才的醉意已经散去 。

我拿自己没辙,觉得真受不了自己 。

我自认很冷静,但看来这几天来这几天来的种种事情,已经着实地让我渐渐失去了理智 。

我以为自己惹她生气了 。但当我正要为自己恶劣的玩笑道歉而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时,她却害怕地缩起身体 。

她回过头来,脸颊上有泪划过。

看来她的心灵远比我想像中的更加脆弱 。

她大概是从我拿着剪刀露出诡异笑容的模样中,看到了那些虐待她的家伙的影子吧。

少女知道我不会反击后,低下头轻声说:

「……请你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

但是少女哭的原因似乎不是这么简单呢,回忆才是容易打动人的地方。

少女的能够取消的设定也是挺有意思的。当男主问少女为什么要执着于复仇的时候,少女说她虽然可以取消伤痕,但是心中的创伤可是无法取消的呢。

并不想过多的剧透剧情,所以人称代词就是这么怪怪的。书的简介就是大大的欺骗二字。那个的确是小说的开头,但是那不是小说的重点啊。


This blog is under a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本文链接:https://www.inevitable.tech/posts/cd65f7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