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Galame的一些想法

Author Avatar
琉璃 1月 28, 2018

0x01 代入感

Galgame有一种奇特的代入感。叙事是第一人称,视角大部分时间也是第一人称。但有些时候会诡异的切换成上帝视角,例如突然展示其他人物的内心活动,突然切换到一个没有主角的场景。这样使得整个故事的叙事角度变得异常的奇怪,一会儿第一人称,一会儿上帝视角。

我个人更加喜欢第三人称,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一个故事。虽然第一人称的代入感是最强的,但也是最会拉低你的智商的。你会不由自主的把你的思维与Galgame男主的思维同步。这样Galgame打多了,会变得中二。并且Galgame里的故事始终不是真实故事,如果日常讲话带有Galgame的风格,那基本上是逃脱不了死宅的标签了。那么对于我这样喜欢看故事,又希望降低故事对我的影响的人来说,第三人称-从代入感弱一些的角度来看故事是最好的。

0x02

以下为18禁内容

它的黄色脚本写的是真的菜,我不得不c过所有HCG。我总觉得脚本师黄色情节都是复制黏贴。整个游戏之只要写一段,剩下的复制黏贴就好了。这些脚本里还有不少的拟声词。CV就比较辛苦了,这些拟声词的音调都比较高,不容易啊。记得有声优配完黄油瘦了一圈。以下是我从游戏中截取的一段: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她那小巧的身体已经翻转过来,她将腰身固定在我的腰上方。
“顺滑的头发切开空气”–她的动作是如此的果断。
在黑暗中,浮现出白色的大腿中间,对准我的东西,缓缓向下
冰织:我,我知道的,男女。。。。。是
冰织:像这样。。。。
–咕滋
九郎:等。。冰织小。。。
冰织:嗯嗯嗯
我觉得那是非常勉强的尺寸差,但冰织小姐还是毫不在意的继续向下。
狭窄的穴肉,惊人般柔软、令人陶醉,里面充满着炙热的汁液,
即使如此,她还是太过幼小,无法将阴茎吞没,只有一种湿润柔软的触感包含着前段而已
冰织:嗯。。。呼,咕
九郎:那个。。。
那个。。。大概
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我是可以拒绝的。
九郎:。。。。。
不过终于没有拒绝是因为,作为男人感到责任了吧。
—咕滋
冰织:嗯啊!
九郎:咕
再一次被使上力的龟头,像是滑进去般掰开一层层粘膜,向前进。
冰织:咕哈。。。。。呼啊,啊。。。。哈啊
有种甚至像是要产生淤血的压迫感,将前端紧紧勒住。
与冰织小姐痛苦的表情对照。
冰织:。。。。哈啊,哈啊啊,哈啊
冰织:。。。。。
冰织:和,和九郎先生。。。。在做呢,我
她十分感慨般低语道
嗯嗯嗯
然后将腰降下来。
咕噜,咕噜地,钻过柔软的粘膜向着狭窄腔道的深处,再深处。
九郎:呜。。。。
肉壁再阴茎表面裹动着。。。。。有种触电般的快感。
虽、虽说好像有点晚,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虽然我是顺着她的想法来到了这步,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还有伦理之类,各种各样要考虑的事。
冰织:呜。。。嗯,嗯嗯嗯
但是她那边并没有踌躇。
—咕滋
她强行将腰沉了下来。
刚才摸了个遍的白瓷般的山丘,碰到了这边的腰,弹了起来。
冰织:哈啊啊,哈啊啊啊啊。进,进去了
她露出像是有种责任感般的,像是完成了什么一定要完成的事情般充满达成感的表情说道。
冰织:哈啊。。。哈啊
冰织:九郎先生。。。。我,我做到了,啊哈
九郎:啊,是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虽然这一疑问还是没有解开,
但总之冰织小姐因为达成感而喜笑颜开。
那我就不能说什么了。
冰织:嗯哈。。。呼。。。哈啊,哈,哈
粘稠的穴肉将整个阴茎包裹住,紧紧的吮吸。
内部虽然已经有所缓解,但是----
虽然几乎只是一条缝,将坚硬,膨胀起来的那个插进幼小的秘肉中,这光景与其说色情,不如说让人心疼。
冰织:嗯,嗯呜
九郎:痛吗。。。。
冰织:有,有一点,不,非常
冰织:但是。。。嘿嘿,我没事
比起痛楚,达成感占了上风吗。她对我露出笑容。
冰织:九郎先生呢?不痛吗?
九郎:哪有可能,这边可是----
冰织:呀。。。
不管是那么年幼的粘膜,其柔软跟大人的那个比起毫不逊色。
不如说充满着小孩子那种弹性,有种像是舔舐着整个阴茎般的黏着感,非常的舒服。
使阴茎不禁产生反应。
冰织:嗯,嗯,呜
九郎:对不起,不由自主地
冰织:没,没事
冰织:请再多感受一下吧,九郎先生能高兴的话。。。。我也很开心。
咕滋,咕滋
冰织小姐不顾自己的疼痛,拼命地收缩狭窄的蜜穴,
冰织:嗯,嗯
可爱的屁股不断地摇晃。
冰织:九郎。。。先生,九郎先生。。。
她闭上眼,像是有点高兴地一边接受体内被搅动的痛楚,
冰织:嗯嗯,嗯呼,咕。。。。呜呼
一边让纤细的腰部左右摆动,上下回旋。
冰织:哈,呼啊,啊啊,啊,啊,啊
苦闷的悲鸣,在变轻的同时开始带上了节奏。
看来她也开始习惯了疼痛。
冰织:哈啊,嗯,哈,嗯,嗯
—滋噜,滋噜,滋,滋。
冰织:嗯。。。呼。。。
是润滑油增加了吗。感觉动作也渐渐变得流畅。
冰织:九,九郎。。。。先生,好硬,非常的大
九郎:嗯。。。。
冰织:啊呜呜呜,好热。。。。。
像是困惑,又像是高兴般,捉摸不透的语气。
我的东西则是顺从快感,进一步将她逼向绝路。
冰织: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咕
冰织小姐的腰没有停下。
冰织:哈,啊啊,哈啊,呜,呼。。。。。嗯嗯嗯
九郎:还疼吗?
冰织:习惯了。。。。嗯,嗯嗯
冰织:我,喜欢,这痛楚。。。。哈啊,咕,嗯嗯,嗯呼
冰织:嗯嗯嗯,嗯,嗯,嗯,嗯
看来是真的习惯了吧,腰的节奏也变得熟练。
摩擦阴茎的黏肉的节奏,越来越快。
九郎:!
冰织:哈。。。啊啊,九郎先生,舒服吗?
九郎:。。。。。。。~
这是在有点羞人,不过我还是用苦笑表示肯定。
这边从一开始就只有快感,而且那快感还不断地增加,现在已经变得非常强烈
冰织:。。。。。呵
是明白了这些吧,冰织小姐露出满足的笑,
冰织:啊,啊,啊,嗯呼啊。。。
然后更加激烈地摇动躯体。
骑在我身上的是未成熟的孩子的身体,交姌的姿态也让人感受到一丝恶作剧的色彩
但是产生的快感,却和成人一样------
九郎:呜啊。。。。咕
冰织:啊哈。。。。。哈,哈啊。。。。。
九郎:----!
咕。。。。。!
冰织:呼啊。。。。
糟糕了。
还没给我思考的时间,我在她在有节奏的摆动的腰的动作中迷失了。
我喘着气,将精子释放。
冰织小姐没有抽开腰,让全部精液都流向了她的内部。
这是不是很妙的事情啊。。。。
虽然我有这种想法,但在这之前上的,将她内部填满的喜悦不断地涌上。
冰织:呼啊啊,啊啊,啊。。好暖
冰织:啊哈。。。。哈哈
冰织:。。。。好开心
她好像和我一样。
。。。。。。
-----沙
就像是断了线一样,冰织小姐就是那样无力的躺下。
幸好有棉被,能让她睡
略。。。。。。。。。。

真是打的我累死了,而且还把前戏贴上去。真的是好长。。。将近两千个字,足够水一章了。但不得不说它写的很色情,一点都不情色。换个名字,换一下句子顺序,改一改比喻,又写好一段了,就像是工厂流水线上出来的产品。

渡边纯一曾经这么说:

关键在于,你是以一种非常拙劣的文字去渲染性爱,挑逗读者,还是以一种比较高雅的文字去冷静地描写人物的心理变化,这有本质的区别。

写人物的心理变化是很有难度。经过抄写一次某一段gal中的黄色情节,我感觉写起来没有特别大的难度。经过一些锻炼,我也是可以写出来这么水的剧情的,实在字数不够,那就多塞点拟声词。

那么我引用一段《失乐园》中的描写(读者可以感受一下其中的心理活动):

这回,久木从凛子身后悄悄挨近,手放到胸前逗弄着她的乳头。可能是经历高潮后身体更加敏感的缘故,稍加刺激就让凛子扭动起身体,做出了敏锐的反应。
  “手给我看看!”
  凛子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正要回头问的当口,久木一下子把她的左手拉到背后,接着又拉过来右手。
  “你要干什么?”
  “这手太坏……”
  刚才每回触及到她的乳房,凛子都像搔痒难耐般扭动,同时又想用双手护胸,久木觉得有必要惩罚这双捣蛋的手。久木把凛子的双手拉到背后,拿起床边的睡衣带子绑住。
  “你别乱来啊!”
  女人终于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慌忙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她的双手已经呈十字交叉被牢牢绑在腰后。
  “你怎么能这样……”
  她两手揉扯挣扎,但绳结牢不可动。
  手真的被绑住了,凛子突然不安起来,更激烈地搓着手腕,扭动上身,想办法挣脱束缚,可是不断的挣扎,只会让身上的被单滑落,暴露出全裸的躯体。
  “帮我解开……”自己挣脱不了,只有哀求,可惜变成鬼的男人不为所动,非但如此,还进一步向她宣告更苛刻的惩罚。
  “还是开灯吧!”
  凛子猛然转过脸,拼命摇头。
  “不要,千万不要……”
  此时男人占据绝对优势,可以为所欲为,他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从浴室拿出毛巾,罩在女人额前。
  “你要干吗?”恐惧至极的女人对一切都反应敏感,男人以行动宣告自己是主宰者。
  “把眼睛蒙起来。”
  “不要……”她激烈反抗,但眼睛还是被蒙上了,她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
  “我怕……”
  她发出一声惨叫,但是鬼男人是不会为她解开束缚的。看到女人继续表示抗拒,鬼男人得意地宣布了最后一项措施:“现在我要开灯了!”
  “救命!”
  她用软弱无力的声音哀求,鬼男人无动于衷,扭转开关,瞬间,所有灯火大亮,照亮了整个房间。
  房中央是张很大的双人床,一个全裸的女人被扔在床中央。女人眼睛被蒙住,双手被反绑于背后,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尽管如此,仿佛仍欲遮掩起身体中羞涩的那个部分,身体弯成弓形躺在床上。从圆润的肩头可以窥视她胸前的隆起,纤细收紧的腰肢前方则是光滑的白色半球状肥臀。
  女人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体。
  美丽的胴体展现在眼前,能够感觉到很美,是顺理成章的事。而如果在这美丽的胴体上再稍微加上那么一点儿修饰的话,就可以使其愈加美丽。比方说在裸露的身体上只用内衣和连裤袜象征性地遮住一部分,就会使其更具女人味,更能够使男人情绪高涨。
  现在凛子全裸的身上只有一条和服带子和一条毛巾。只是用这与美丽无缘的带子和毛巾把女人的身体捆绑住的一瞬间,女人的躯体就迸发出无限的妩媚与妖冶,似在向男人发起了挑战。单纯的裸体并没有那么强大的诱惑力,可为什么只是简单地予以束缚,女人的身体就会变得如此刺激呢?或许是因为这其中潜藏着可以唤醒妄想的毒素,会令看到她的人充满想像的缘故吧。 
  双手被反绑,眼睛被蒙住的全裸女人被扔在床上。她这种姿态会使男人想像到女人的美丽与悲哀,进而由其悲剧性的背景透视出她由于羞耻而不断颤动的内心世界。正因为如此,男人才感到亢奋,以致发情。
  面对她泰山压顶的魅力,就算是鬼男人也无以抵抗。
  久木审视着凛子,体内的欲火情不自禁地升腾起来,接下来就如同被点燃了导火索一般扑到床上,抱紧凛子。就是在这一刻,魔鬼行刑者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堕落为一介好色而淫荡的凡人。
  尽管如此,鬼男人还没有完全丧失作为统治者的地位。他现在令躺在床上被绑缚着的女人把圆润肥硕的屁股撅起来,正从各个角度欣赏着她淫荡而美丽的姿态。同时,他也没有忘记用语言进行挑逗,不断在女人的耳边轻轻诉说着她屁股的大小以及乳头的颜色等等。
  “你看连这里都溢出了蜜糖。”
  听到自己被比喻成水果,女人真想掩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又做不到,她现在只希望能够尽快与男人结合,可是男人却不肯轻易靠近。男人会输给女人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忍耐力不够强。如果再稍微忍耐一会儿就可以建立起绝对的优势,可是却往往无法忍受,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投降。
  久木现在也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好不容易才把凛子捆上,可以尽情地欣赏,可以不断用言语刺激对方,可是他自己却再也无法抗拒体内喷涌而出的欲念,躺倒在圆润的屁股后面。虽然仍对观赏美景心存迷恋,但终究压抑不住自己的欲念,于是下决心侵入到那已经红胀至极的花园中去。就在他探入的一刹那,凛子猛地发出一声悲鸣,向后挺起上身,但她很快就切实感觉到自己紧紧衔住了男人,开始缓缓移动起腰肢。从后面结合,即背后位结合的姿态,无疑会刺激到女人前面最为敏感的部位,而且女人越是向后挺身,结合的越是密切。
  
  最初男人还将自己的阳物深深插入,随即开始放缓速度,改前突为后带,反复刺激挑逗着,最后拉起绑缚女人双手的绳结,就像骑马一样前后晃动起来。
  而久木能够保住其征服者的地位也就到此刻为止了。
  被蒙住双眼的凛子似乎感觉更高度集中,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有些害羞地回应着缓急相间的刺激,但很快就由被动变主动,最后变成疯狂不羁的马儿独自狂奔起来。
  而男人就这样被女人鼓动着、骚扰着、诱惑着,直至忘记了自己的主导地位,在女体中彻底释放出来。
  其实在做羞耻事这点上,男人女人都一样,也正因为刚才被逼入羞耻至极的状态,一旦豁出去后,女人反能彻底抛开羞耻心和迷惘。虽说一开始是男人要侵犯女人,但彼此都达到高潮后,才发现被吸干榨尽的总是男人,在性事后男人就会像尸体般躺在床上。

读者们可以自行比较一下区别。


This blog is under a CC BY-NC-SA 3.0 Unported License
本文链接:https://www.inevitable.tech/posts/7c805f6f/